歡迎進入曲陽縣恒豐雕塑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全國咨詢熱線 :

15932126888

搜索關鍵字:  名稱  名稱~!@  as  MJ9f6HSj  GnE9kVZO  8NTj9WB7
“中國蠟像第一人”艾得勝:揭秘國家領導人蠟
作者:admin 發布日期:2018-11-06 13:50

“中國蠟像第一人”艾得勝:揭秘國家領導人蠟像

毛澤東蠟像作品

“中國蠟像第一人”艾得勝:揭秘國家領導人蠟像

鄧小平蠟像作品

“中國蠟像第一人”艾得勝:揭秘國家領導人蠟像

艾得勝與領導人蠟像作品

“中國蠟像第一人”艾得勝:揭秘國家領導人蠟像

艾得勝凝視周恩來蠟像作品《鞠躬盡瘁》

“中國蠟像第一人”艾得勝:揭秘國家領導人蠟像

鄧小平和撒切爾夫人會見的蠟像作品

“中國蠟像第一人”艾得勝:揭秘國家領導人蠟像

石英為鄧穎超蠟像理發

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任弼時、鄧小平、宋慶齡、鄧穎超 那些曾影響中國時代進程的領導人們,在艾得勝那雙粗糙的大手下一一“復活”,瞬間拉近了歷史與現實、偉人與觀眾的距離

文 | 《小康》記者 譚暢

艾得勝,被稱作“中國蠟像第一人”。奠定他“第一人”身份的,或許,和他那些惟妙惟肖的政治人物塑像有關。

1998年,是天津美術學院副教授艾得勝制作蠟像的第十個年頭,那一年他歷時兩個月為天津市“周恩來鄧穎超紀念館”創作的周恩來蠟像《鞠躬盡瘁》,是他第一個知名的偉人蠟像作品。

1998年2月底,“周恩來鄧穎超紀念館”開館之際,周恩來的三個侄女周秉德、周秉宜、周秉健對著《鞠躬盡瘁》長久凝神,繼而失聲痛哭,這尊酷似周恩來的蠟像勾起了她們腦海里觸及靈魂的往事,伯父周恩來仿佛又來到她們身邊。

蠟像,這個被稱為“立體攝影藝術”的舶來品,當時并不被國人所熟悉,雖然它在西方已有近兩百年歷史。國內各種展館的展品多年來以老照片與塑像居多,一個看似有血有肉的仿真人像忽然出現在面前,瞬間拉近歷史與現實、偉人與觀眾的距離。

在《鞠躬盡瘁》之后,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任弼時、鄧小平、宋慶齡、鄧穎超、胡耀邦等十余位領導人的數十尊蠟像,在艾得勝那雙粗糙的大手下陸續“復活”,個個栩栩如生、活靈活現。

“任弼時胡子的造型、高崗五官的特征、鄧小平抽煙的姿勢 ”艾得勝對領導人的特點觀察良久,連細微之處都如數家珍。功夫畢竟在詩外,為了做蠟像,艾得勝收集了上萬張毛澤東不同的照片與畫像,甚至他模仿起周恩來講話來都惟妙惟肖。

艾得勝坦言,給領導人做蠟像非常難,國內做得好的鳳毛麟角。“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領導人的形象雖然深入人心,但每個人都會有各自的評判。”

總理頭部的發須,是一根一根粘上去的

當年,艾得勝制作的周恩來蠟像《鞠躬盡瘁》,取材于意大利記者焦爾喬·洛迪于1973年1月9日拍攝的攝影作品《沉思中的周恩來》。當時正值文革后期,國民經濟幾乎達到崩潰的邊緣,罹患重病的周恩來用他脆弱的身軀苦苦支撐著共和國大廈。這幅照片因其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和特殊的政治背景,被認為是最能表達周總理晚年心理狀態的攝影作品。

于是,在周恩來鄧穎超紀念館里,呈現出這樣一位周總理:身著灰色中山裝,左胸前佩戴著一枚“為人民服務”的徽章;面色略黃,面容已顯憔悴,臉上皺紋縱橫,老人斑深重,有的高出表皮許多;額頭上,淡青色靜脈微微突起;他斜靠著沙發,胳膊自然地放在扶手上,略帶浮腫的雙眼望向遠方

“這與通常對領袖的塑造不一樣,總理的表情看似平靜,實則隱忍,把握起來很難。”為了保證蠟質量,艾得勝多方搜集文字和圖片資料。在艾得勝這里,一張好照片的定義與別人有所不同:“拿這尊《鞠躬盡瘁》來說,這是反映晚年周恩來的狀態,我需要的是同時期的照片,拍攝角度自然越多越好,這時難題出現了,總理晚年的背影、側影照片實在難找。”艾得勝不放過每一個細節,總理頭部的發須,是他一根一根粘上去的。這種苦行僧似的做法,得到的結果自然令人贊賞。

艾得勝還記得曾任周總理辦公室主任的李琦第一次到周恩來鄧穎超紀念館參觀的情景,當時已經八十高齡的李琦蹣跚著走近蠟像,端詳許久,老淚縱橫,臨走時,老人請工作人員為他與總理的蠟像合影。作為經常伴總理身邊的人,李琦向艾得勝講述了總理的諸多細節與生前往事,以助于他更好地為總理塑像。此外,李琦還在他出版的《回憶與懷念》一書里專門提及這尊蠟像。

1999年1月,鄧穎超蠟像的制作進入尾聲,曾任鄧穎超秘書的趙煒仔細看過蠟像后,告訴艾得勝:“臉型、神態都酷似,但發型不像,對于一個老人來說,這樣的發量顯得太多了。”在趙煒的牽線搭橋下,原北京飯店曾多次為鄧穎超理發的石英女士來到工作室,為蠟像剪發 。理發后的鄧穎超無論神情還是相貌,都與真人極為相像,趙煒看后難抑激動的心情,當即決定從家中取來一雙鄧穎超曾穿過的鞋,給蠟像穿上并將其捐贈給紀念館。石英還為鄧穎超蠟像取名《笑憶甘棠》,以懷念周鄧二人在中南海西花廳共賞海棠的美麗時光。

化學科學家,還是蠟像院魔王?

艾得勝很少主動帶朋友到自己的工作室,因為在他看來,那是一個慘不忍睹的試驗場。

40平米的房間,頂端懸掛著各種燈具,其中有四條日光燈和三盞素描燈;桌上除了形形色色的刀剪、繪筆、顏料外,還有多達兩百個人頭模具和幾十只蠟制人手;陳列柜里,上層擺滿人物畫冊、照片和錄像帶,下層則擱置著燒瓶、酒精燈和溫度計等;地上玄機最多:蜘蛛網一樣交錯的電線,凝固的蠟跡、鋸木花般的蠟屑、長短不一的毛發 也許,冷不丁你還會踩到滾落在地板上的“眼珠子”。

這是一間多功能的房間,它是實驗、創作、生活起居的地方。這個房子里的主人就是靠這些無生命的泥巴、工業蠟和復雜的化工材料及這些最原始的手工工具,創作出有血有肉有生命的萬物之靈。

艾得勝畢業于天津美術學院裝潢系,他第一次直觀地見到蠟像,是在二十多年前 那是一部拍攝于1953年的好萊塢懸疑電影《蠟像院魔王》,影片圍繞一個詭異的蠟像館展開了一個驚心動魄的故事。當時的艾得勝不會想到,二十多年以后,當好萊塢翻拍的同名電影再次風靡全球時,他已經成為了一代蠟像大師。

1989年,河北省清東陵文物處對艾得勝發來邀請,打算邀他制作一系列清代人物的蠟像。當時對蠟像一無所知的艾得勝,開始了漫長而痛苦的實驗過程。

美學素質和造型能力,對蠟像而言只是一半的能力,另外一個重要部分就是蠟像材料的研究和掌握,也就是對化工知識的掌握和了解。這對艾得勝這種只有初中化學知識的文科生來說難度不小。首先,蠟的顏色并不是所見即所得,熔化時接近膚色的蠟,很可能在冷卻后變成了紫色。還有就是,人們平時生活中接觸到的蠟遇熱易融,不適合做蠟像,因此如何制作出熔點高、可塑性強的蠟像,需一次一次試驗。試驗是辛苦的,在最初接觸蠟像的八年里,為驗證一個配方,艾得勝像化學科學家一樣不厭其煩地進行上百次嘗試,手和身體也無數次被蠟燙傷;有時他又像一個外科大夫,打開頭顱、嵌入眼球、縫合皮膚、肢解四肢

艾得勝介紹,制作一尊蠟像的工藝流程大致是收集資料、做泥稿、翻模、澆蠟、上色、刻畫毛孔和皺紋、粘毛發、穿衣八個方面。“收集資料是基礎,資料收集的情況直接影響進度。在過去,光是收集資料就要花一個多月時間,一接到做蠟像任務,馬上就去圖書館了、舊書攤,一本書上哪怕只有一點點有用的資料,都要買下來。現在好了,網絡時代,兩天就差不多了。”

在艾得勝收集的素材里,毛澤東的資料是最豐富的,照片上萬張、單是掛歷就有20多本,但是艾得勝認為,為毛澤東制作蠟像并不容易。“他是比較標準的東方長相,形體上不好把握。而且絕大多數毛主席的照片都是修過版的,把人的結構都修圓了,修平了,雖然很好看,但對于做蠟像來講,這是最忌諱的。”所以艾得勝不得不反復很多稿,推翻很多稿。

在制作毛澤東蠟像時,艾得勝通過查閱資料了解到“毛氏中山裝”的淵源與特點:布料是“啥味呢”,領口增開到46厘米,上衣前闊、后背稍寬,后片比前片略長,而肩膀部分則較常規做得稍窄,中腰稍稍凹陷,袖籠也比常規提高了一點。令艾得勝欣喜的是,毛主席在世時,國家領導人所穿的衣服布料主要產自天津,他直接找到天津東亞毛紡廠的倉庫,把所剩不多的布料統統買下。

過去最不愿意逛商場、布料市場的艾得勝,出于對蠟像難以割舍的喜愛,開始“厚著臉皮”去采購。“到那兒我就說我是劇組的服裝師,因為我買的東西都是蹊蹺的,甚至買舊的。跟人說蠟像還得解釋半天。”

除去這些技術活,觀察人物面部表情變化也是艾得勝的必修科目,為了把準確把握人物表情,一向不愿乘公共汽車的艾得勝,開始有意搭乘公共汽車,理由是:公共汽車上人物體態不同、氣質有別、表情也各異。

艾得勝笑稱,當他與一個理想的“模特”對視時,麻煩就來了:“我久久的凝視著他(她),仔細觀察其耳、鼻、口、眼,肌肉結構、皮膚、肌理,有時像發癡一樣。觀察老人時他把我當成精神病患者;觀察女人時,她們無一例外當我是好色之徒。”

藝術家時常會被人誤解,被誤解為“好色之徒”不算什么,被誤解為“亡命之徒”就麻煩了。艾得勝的無意之舉經常嚇得別人一身冷汗:“有一次,學生來電話問剛塑好的齊白石頭像放哪里。我當時在公交車上,擁擠嘈雜,扯著嗓子說: 這樣吧,你把齊白石的頭搬到我三樓辦公室去。 這下可好,一車的人都嚇傻了。”

“一個個長得跟活人似的,不敢碰!”

艾得勝說,在蠟像館對政治人物的塑造上,國內國外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態度。

“在西方,杜莎(杜莎夫人蠟像館)是政治的晴雨表。”艾得勝說。在小布什離任前,奧巴馬的蠟像就已經完工了,小布什卸任后,蠟像就撤了,很快換成了奧巴馬。除非是特別有影響力的,比如林肯,畢加索,丘吉爾,華盛頓,撒切爾夫人這些人都還陳列在館內。有的蠟像是曇花一現,有的蠟像是萬古流芳。

至于國內,艾得勝告訴《小康》記者,國家博物館對政治人物蠟像制作有著最為嚴格的規定 沒定性的人物不能做,有爭議的人物不能做,在世的領導人也不能做。

某些國家,允許公開領導人的身材數據,這樣制作起蠟像來要方便得多,但在中國很難實現,艾得勝在為湖南瀏陽的胡耀邦紀念館制作蠟像時便很犯難,“他是距離我們年代很近的人物,但照片奇缺,找起來很費勁,可能是我制作領導人蠟像中照片最少的一個。”艾得勝最后不得已聯系新華社,才拿到為數不多的幾張胡耀邦的照片。

在國外蠟像館,為了還原生活,很多蠟像都采用了名人當年用過的東西。比如,由于英國女王的服裝價格昂貴,所以女王就把她曾經穿過的服裝捐給了杜莎夫人蠟像館。這在艾得勝看來就更為奢侈了,在自己為領導人制作的幾十尊蠟像中,只有周恩來的“為人民服務”胸章和鄧穎超的鞋子是真實使用過的,其他服飾物品均為仿制。

1998年,在香港回歸一周年之際,應香港特別行政區長官董建華的邀請,艾得勝與龐黎明合作,創作了1982年鄧小平和撒切爾夫人會見的蠟像,并在香港歷史博物館展出,引起港人的轟動。

在制作的國外名人蠟像中,英國前首相丘吉爾是艾得勝的得意作品,1997年,前聯合國秘書長加利在時任大連市長薄熙來陪同下參觀大連蠟像館時,看到艾得勝所塑的丘吉爾蠟像感嘆:“這是我見過的最好的蠟像,請向這位作者表達我的敬意。”

按照艾得勝介紹,在國外的蠟像館,觀眾看到的毛澤東和鄧小平的塑像仿佛都帶有“古希臘”的血統。“大部分中國人面孔都太平,輪廓感不清晰,說實話,外國蠟像師做的東方人都不太像。相反,中國蠟像師做起輪廓分明的外國人就容易多了。”艾得勝說。

但中國蠟像起步畢竟比國外晚了近200年,而且蠟像誕生有著極為復雜的工藝過程,一些工藝絕技需要多年的實踐與研究,這是國外蠟像制作機密,沒有任何教科書可以供參考。“不斷地試驗再試驗,我快成化學家了哈!”艾得勝的試驗終于讓中國蠟像在細節處勝出,歐美對皮膚肌理、血脈、行發、色彩、斑跡的刻畫遠沒有如此精細。艾得勝之后撰寫出版了我國第一部蠟像藝術專著 《探秘蠟像藝術》,因填補了國內外空白,被國家圖書館收藏,也奠定了“中國蠟像第一人”的基礎。

艾得勝坦言,在蠟像的工藝上,中國蠟像師并不比國外遜色,但是在蠟像館的運營上,中國落后許多。“打個比方,杜莎夫人蠟像館里會有專門的工作人員對蠟像進行定期清潔和維護,相反,中國很多蠟像館、紀念館的工作人員都不知道該怎么 伺候 這些蠟菩薩。曾經就有蠟像館的工作人員訴苦: 艾老師,這一個個蠟像長得跟活人似的,像見鬼一樣,不敢碰啊! ”

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或許也是造成運營落后的原因。

在英國,蠟像藝術是一門相對比較大眾的藝術,和拍攝寫真一樣,人們愿意通過蠟像將自己某個時段的樣貌定格,名人們把自身蠟像能夠進入杜莎當做身份的象征,普通家庭里,一家幾口同時做蠟像的情況也并不鮮見。

然而,在大部分中國人眼里,塑像是對逝去人物的懷念,給活人塑像,被認為是“恐怖”和“不吉利”。最近幾年,隨著人們思想的開放,這樣的情況好了一些,艾得勝開始接到一些的私人定制蠟像的單子:“主要是都是黃河以南省份的,也有國外的,北方人還是接受不了(塑蠟像)。”

 

但迄今為止,沒有一位親友找艾得勝為自己或家人做蠟像,包括為去世的人。如今,艾得勝制作的兩百余尊蠟像,少數被國外蠟像館收藏,其余都散落在國內除臺灣、海南、新疆之外的全部省份,大多是紅色主題紀念館。艾得勝經常奔波于全國各地,為他的這些作品進行護理、清潔、修復,“給他們洗頭、洗澡,也用洗發水、沐浴露,跟我們活人一樣。”

“雖然它們沒有生命,但是我視它們為有生命的,它們就像我的孩子一樣,每一個我都很在意。”艾得勝喜歡觀察人、研究人,也尊重每一個人,他認為普通人蠟像與領導人蠟像都一樣,“每一個都是我的作品,每個人都是世界上的唯一。”

曲陽縣恒豐雕塑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
地址:河北省曲陽縣驪山雕塑園區??全國服務熱線:0312-4288188??郵箱:15932126888@163.com

備案號:冀ICP備18014409號?? 技術支持: 保定寧遠網絡科技

日本韩国色情mv视频